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啥?我是当红小鲜肉?之新文《百年小饭馆》(1)

作者:十二月马上结束 来源:飞卢小说网

康熙三十四年,五月初八,天气晴朗,微风和煦。卯时刚至,九门大开,外城百姓一股脑儿涌进去,直奔天街。

已逝正白旗汉军都统石文炳府中,大丫鬟阿笙拉开天青色帷帐,轻声地呼唤:“姑娘,姑娘,该起了。”

床上的人儿快速缩进缎被里。

阿笙眼中闪过讶异,她家姑娘这是睡迷糊了不成:“姑娘,今儿是您成亲的日子。”

床上的人一下子坐起来,木愣愣转向阿笙,眨了眨眼睛,你在说什么呢?

“您大喜的日子啊,快别懒床了。”说话间,阿笙拿来早已准备好的里衣:“夫人派人来说裕亲王福晋已经到了。”

裕亲王福晋?皇上他二哥裕亲王的福晋。

据说宫里共派四位福晋命妇来接她,以裕亲王福晋为首,怎么来这么早?发呆的女子顿时清醒,掀开缎被走下床,纱窗外黑乎乎一片:“什么时辰了?”

“卯时。”阿笙一边伺候她梳洗一边说:“老太爷和老太太也起来了。姑娘,夫人吩咐先用热毛巾敷脸。”

“听额娘的。”躺在椅子上闭上双眼,毛巾遮住所有烛光。石舜华陷入黑暗中,思绪不由自主地飞远。

两千七百多年前,她还是有苏部落首领的小闺女苏妲己。那时商王年迈,部落里的男人认为王年事已高,行将就木。于是发动政变,企图脱离商王管制。

商王的大军势如破竹,有苏部抵抗不住,男人们便商议,首领的小闺女苏妲己貌美如仙,将这个美人儿献给王,王定会饶恕有苏部落。

碧玉年华的女子就这样被送去朝歌,伺候花甲之龄的商王。

前往朝歌的路上,苏妲己不止一次地想一死了之。每当她下定决心,母亲的哭泣声,小侄女的不舍,总是挥之不去。

她,不能把灾难带给她们。

商王年龄大,也不过几年光景,王死了,她就解脱了。苏妲己这样安慰自己。事实上也没让苏妲己等太久。两年后,武王大军攻进朝歌。商王自焚,苏妲己坐在王身边,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大火烧遍全身,苏妲己感觉不到疼痛,整个人沉积在对未来的期待中。然而,她未能如愿以偿。

灵魂飘荡在天地间,什么都做不了的苏妲己只能默默地看着秦皇汉武,看着唐宗宋祖,看着天下分分合合,看着后世书生如何把她一个弱质女流,一个“俘虏”编排成十恶不赦,丧尽天良的狐狸精。

听得多了,苏妲己也麻木了。有苏部落图腾是九尾狐,她是首领的闺女,变成狐狸精也不算辱没先祖。

可是她没想到“狐狸精”三个字有一天也能成为杀人的理由。

成化年间,苏妲己看见一个漂漂亮亮的姑娘只是和邻村的男人打声招呼,男人的婆娘就造谣漂亮的姑娘勾引她男人,大骂其狐狸精。

姑娘哭着辩解,没人听,因为她长得美,跟个狐狸精似的。

姑娘一气之下投河自尽。“孤魂野鬼”苏妲己急的在姑娘的家人面前大喊大叫:“她是冤枉的,快去救她。”

可惜,没有人听见。

也许听到了,但没人在乎。

苏妲己看到河面上浮出一具尸体,气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双眼,“孤魂野鬼”苏妲己以为又会看到战火纷飞,朝代更迭。谁知她竟然有了身体,变成小孩子,成了清初大臣石文炳的闺女。

很早很早以前,苏妲己时时刻刻都希望能投胎。如今梦已成真,苏妲己总感觉不踏实。然而每天躺在额娘怀里,清楚地感受到**的温度,苏妲己踏实了

怎奈好景不长。

天花痊愈后,苏妲己发现她能听见别人的心里话,各种杂乱的心声吵得苏妲己烦躁异常。一度吓得她阿玛石文炳托关系请御医,寻高僧,找喇嘛来给她看病。

苏妲己每晚都能听见隔壁房的阿玛和额娘愁的唉声叹气。苏妲己难过极了,哭着哭着睡着了。第二天,她发现可以选择性听别人的心声。

三岁的苏妲己小大人般长舒了一口气,老天爷总算放过她。

康熙二十三年初冬,皇帝首次南巡。

十一月初回銮,皇帝抵达宿迁,侍卫纳尔泰、詹岳等传旨:江宁、杭州两位满洲将军,副都统石文炳,京口协领董元卿,四人送驾至京。

翌月,石文炳升任汉军正白旗都统。

前世苏妲己,今生九岁的石舜华心想,这个皇帝当的可真儿戏。不过,石文炳高升,石舜华真心替她阿玛高兴:“送皇上回京就能高升,皇上多来几次江南,阿玛每次都去送驾,说不定过几年阿玛就能入朝主政了。”

“说什么傻话呢。”石文炳被天真的闺女逗乐,“阿玛是沾了你的光。”

“啊?”石舜华愣了愣,跟她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又让她入宫伺候老头子:“为什么?”

“我送皇上回京的路上,皇上想了解地方上的情况,就召我们几人过去闲聊。闲聊的时候皇上随口问我有几个孩子,我说现如今有两儿一女。”石文炳道:“皇上紧接着就问你多大,我说你九岁,粗通文墨,如今正跟你额娘学管家。皇上跟着就说比太子小一岁。起先我没明白,现在才知道皇上这是相中你了。”

“阿玛的意思?”石舜华已经听到石文炳的心里话,康熙意属她为太子妃。然而,她不敢相信。前世十五六岁时,她不止一次畅想过嫁个和她年龄相仿,仪表堂堂,有出息的良人。

可惜天意弄人……

石文炳笑道:“我们四人只有我一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高升,不出意外,太子妃非你莫属。”

“皇上他又没见过我,都不知道我是黑是白。”石舜华很是诧异,给太子选正妃这么重要的事,怎也如此儿戏。

石文炳:“历来娶妻娶贤,皇上不在乎你长得多好,性情最重要。如今皇上已暗示阿玛相中你,家里自会好好教导你。过两年选秀你的年龄不够,只能再等三年。咱们有五年时间准备,皇上算着日子呢。

“选秀之前皇上也会派人打听你的品德,咱们想瞒也不见得能瞒过去。你不能让皇上满意,自然有第二人选。只是为父也不清楚那人是谁。”

“原来如此。”石舜华同时也听到了石文炳的心里话,知道她阿玛说的是实话,放心下来又忍不住好奇:“太子,太子他是个怎样的人?”

“太子么?”聪慧好学,开讲经筵,秉性仁厚,深明大义。可谓上则社稷之福,下则臣民之造化。石文炳仔细回想一番,才说:“为父有幸见过几次,文韬武略,仪表堂堂,十分俊美。”

仪表堂堂?石舜华心头一紧,摇头失笑道:“阿玛,您太夸张了。”嘴上这样说,可她知道阿玛谦虚了。按照他心中所想,太子该是个十全十美的完人,“他才十来岁。”

石文炳:“阿玛没骗你,日后见到太子就知道了。”

…… ……

“阿玛,我今天就能见到你心目中的完美太子,可是你——”

“姑娘,姑娘,醒醒,吃点东西,嬷嬷帮你开脸。”

石舜华睁开眼。

阿笙:“您又睡着了?夫人说今天只能喝半碗牛乳,吃两个鸡蛋。你吃好了她们就过来。”

“给我吧。”石舜华揉揉眼角,拍拍脸颊,让自己更清醒一些。

石家请的两位全福嬷嬷拿着梳子,口中念念有词。而坐姿端正,看起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石舜华其实没听见全福嬷嬷在说什么。

“是不是使臣到了?阿笙。”石舜华只顾得听外面的声音。

阿笙:“领侍卫内大臣、步军统领、内务府总管都到了,在东院和老太爷闲话。姑娘,别讲话了,嬷嬷给你上妆。”

石舜华往西洋镜里一看,镜中人眼梢带媚,想了想:“我自己来吧。”

“那可不成。”全福嬷嬷言辞拒绝,心想这位主儿还没嫁进皇家,就开始想一出是一出,以后够能折腾的。

石舜华眼皮一跳,开口道:“阿笙,去请额娘过来。”

“喊我作甚?”富察氏人未到,声音先传进来。

石舜华转过头,跟着富察氏进来的四人脚步一顿。石舜华起身,抿嘴微笑。四人猛地瞪大双目,倒抽一口气。

富察氏回过头,只见打头的裕亲王福晋一脸的不敢置信,不禁叹气:“这就是我闺女,舜华。”

裕亲王福晋张了张嘴,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怎么跟我…我听说到的不一样啊。”

何止不一样,简直千差万别。

眉不画而翠,朱唇不点而赤,肤若凝脂,面若桃李……这幅相貌哪个瞎了眼的乱传太子妃相貌平平无奇,害得她险些失态。

“此事说来话长,一句两句解释不清楚。”富察氏道:“福晋,您看是不是先让嬷嬷给她上妆。”

“要的,要的。”裕亲王福晋连连点头。

石舜华:“且慢。如今朝野内外皆知石都统之女相貌平平,连那深宫里的太后也深信不疑。石氏女突然变好看,额娘,您让皇上怎么想?石家故意隐瞒,或者太子妃被掉包?”

富察氏一窒,“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你——”

“额娘。”石舜华使个眼色,提醒她外人在场。

四位福晋命妇见状,相视一眼,裕亲王福晋开口:“要不我们先出去?”

“不用。”石舜华转向富察氏,“额娘,不如听我的,怎么普通怎么来。”

“不行,不行。”裕亲王福晋回过神,阻止道:“你是未来太子妃,可不能平凡。”

石舜华长相明艳,但不凌厉:“福晋,我想知道今天观礼的人都有哪些。”软软的声音听起来很像乞求。

裕亲王福晋听到这个音忍不住心软。更何况跟她说话的不是外人,是她侄媳妇,未来太子妃。以后想再见石家长女,就得递牌子排队等宣了。

“太子的兄弟们。”这事瞒不过去,裕亲王福晋不好隐瞒,“不过,你不用担心,有我们四个老货在,阿哥们不敢胡闹。”

石舜华摇头:“我不担心他们闹。我长得和传言截然不同,阿哥们看在眼里传了出去,只怕会横生枝节。”

裕亲王福晋张了张嘴,正想说没人敢找事,继而一想裕亲王常在家中念叨,近年来大阿哥跟太子爷很不对付,他难保不会故意挑事:“你是怎么想的?”

“依我的意思先把今天这一关过了。”石舜华说话间瞥裕亲王福晋一眼,大阿哥和太子不对付居然是真的,“我不想给太子添麻烦。”

事到如今,又不可能换太子妃。可石家女一旦上了轿,就是大清太子妃。四位福晋命妇不好得罪她,而四人又以裕亲王福晋最为尊贵,裕亲王福晋虽然很想问,你不想找麻烦,外面传言又是怎么回事?可她怕误了吉时,皇上怪罪下来,思索片刻就说:“听你的。”

“谢谢福晋。”石舜华福了福身。

裕亲王福晋唬一跳,连忙扶住她:“使不得,使不得。石夫人,我们先去外间等一会儿。”

石舜华九岁那年得知她极有可能嫁给太子,便开始深居简出。

随着年龄增长,长得越来越像她前世,越来越妖艳的石舜华很是头痛,前世正是因为长得美才被选去伺候个老头子……今生不想招惹是非,也不想再被世人编排成狐狸精,每每外出或者见客,石舜华便把自己打扮得其貌不扬。

话说回来,朝廷选秀女每三年一次,早年太皇太后崩逝,朝廷便把选秀推迟到康熙三十一年。选秀之初,户部根据户籍挑出适龄的女子,然后把有病、残疾、相貌十分丑陋的筛选出来,奏明皇帝,然后再开始初选。

入选前一天,秀女坐车前往紫禁城,石舜华就是利用路上这个空档,掏出梳妆盒,把白的透亮的脸化成的比脖子的色暗一点。

俗话说一白遮百丑。肤色变黄,明艳张扬的容貌遮住一二分。眉毛画粗,脸上点几个很像得天花留下的麻子,放在一堆秀女中,石舜华就显得平平无奇。

所有秀女到齐,日落时分发车,入夜是进入地安门,几经转折,待所有秀女入宫,已差不多到第二天中午。

因初选人数太多,便由敬事房总管,和皇上的心腹嬷嬷面选,主要是挑出走路轻佻,身体有异味等等这些毛病的秀女。待初选完毕,秀女乘着来时的车回家。

石舜华是汉军旗,按理说她排在最后,因康熙示下,石舜华就排在最前面,她也是第一个出宫的。

秀女们看到这一幕,顿时猜到石舜华是未来的太子妃。又见她其貌不扬,却因门第和品德被康熙挑中,别提多酸。回到家就四处宣扬,未来太子妃相貌平平。

富察氏没料到石舜华这么快出来,使两个儿子去接她的时候,石舜华已经擦掉脸上的粉,以致于富察氏愣是没发现她捣鬼。

康熙给太子选太子妃,看中的是门第和石家女的品德,容貌排在最后。也正是因为这样,石舜华才敢用面脂遮住她那张格外张扬的脸。

石舜华只是肤色有点问题,嘴不歪眼比斜牙不突,细看之下五官挺好,初选自然通过了。因这次大选是给皇子选福晋,复选时太后亲自面选。

太后看到石舜华的长相很不出挑,便向康熙禀报。康熙怕太子妃长得太美,把太子的魂勾走,待他百年之后,大清出个杨玉环。

乍一听太子妃其貌不扬,康熙大悦,就她了。随后就打算下次选秀,给他的太子挑几个美人。

石舜华因是皇子福晋,复选过后并不需要留在宫里。入皇帝后宫的秀女才会留在宫中复看。于是当天傍晚,她就回到家中。

富察氏从妯娌那里听到外面都在传她闺女相貌平平,很是纳闷,应该是一鸣惊人啊?实在想不通,便问闺女到底怎么回事?

石舜华不敢说她参加选秀时一直打扮的很平凡,便故意说有人散布流言。

富察氏派人去查,查来查去,查出石舜华自己搞出来的,也查出之所以闹得天下皆知,她庶姐一家功不可没。

“姑娘,可以睁开眼了。”全福嬷嬷看到西洋镜中的模样,忍不住退后两步,不安地绞着手帕。

延伸阅读

「花样」具卷卷的女王大人在线阅读系统来了(捉虫)  http://www.db12.cn/6gk8.shtml
杨姐正在在电脑上查看这两天的房客名单,一边看一边说道:“这是老爷子在外面读书的孙子,

[综漫]时至运来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db12.cn/6x5w.shtml
“啊,仙人,这仙人是从哪来的啊!”听张叔说完,重月自然是惊得目瞪口呆,连忙问道!“这

万象剑主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db12.cn/phkt.shtml
蒋学坤站在天台上顿觉心旷神怡,徐徐的晚风吹拂着脸庞让他觉得十分舒适,一眼望去这座城市

佛系女星恋爱日常[古穿今]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db12.cn/n2xw.shtml
“你们不要进来。”门外传来一声男子的声音,不过不似成年人的稳重。听起来像蜜糖一样,还

豪门联姻我不干了 [参赛作品]楚天云漠(1)  http://www.db12.cn/x3bf.shtml
吴楚江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慕云舒一袭白衣,正蹲在自家院落后的菜地里捉虫。没有人会想

九垓龙吟你的名字  http://www.db12.cn/n7oc.shtml
平凡的家庭也有平凡的生活方式,偶尔也会有特殊的惊喜存在。为了庆祝许诺上幼稚园,今晚小

西游之蛇游三界突变  http://www.db12.cn/48a.shtml
三个人度过了挺快乐的一段时间。然后鬼悸大郎就要离开了,短暂的假期之后,这次和锥生爸和

江山不及美人娇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db12.cn/deml.shtml
翠娘带着张志远回了她家,路程不长,却无端的让她觉得有些压抑,见着往日里颇为文雅的少年

我和我的英雄们(漫改)之一指10000!(求鲜花收藏)(9)  http://www.db12.cn/xmp1.shtml
“我这就找爷爷去!牧爷爷再见!”话还没说完,张浩就一溜烟跑了,等说到再见二字的时候他

漫威:我老婆是黑凤凰!间  http://www.db12.cn/6xys.shtml
徐皓还是把那条红绳给了江月。他坐在江月家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对江月说:“江月,去给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云上的另一个我第5章在线阅读

    有这群人在,没一会儿贼人就被擒住了,这群人也是硬气,被擒住立刻服毒自尽。我替他们惋惜,好好青年,一身才绝却因别人的命令葬送了生命,愿他们下一世能为自己而活。“你是在为他们惋惜吗?”那男人全身笼罩在盔甲之下,根本看清面容,语气似乎有些惊讶,不过听声音倒是像青年小伙,在柳如霜的记忆中有一名年轻有为的将军

  • 综英美 一条被迫拯救世界的龙公司

    整理了一下衣服,向着大厦内走去,来到电梯前等待电梯,现在时间不到七点,七点正是大厦内大多公司上班时间,所以在我等待电梯的这段时间里,我身后陆续来了不少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公交车里诡异的一幕导致我心里有些阴影,当这些人站过来后,我还是微微侧头瞥了一眼这些人得眼睛。当我看清这些人的眼睛身体顿时一个

  • 豪门老男人的替身女友不干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体育课一直是沈然的主场,他身体素质好,什么体育都是满分魔王的存在。本想借机在体育课上秀一把篮球给赵馨看看让她仰慕一下自己,没想到赵馨堪比女版的他,在那里练习排球发球,每一下都快准狠打到死角。赵馨从小除了读书好,体育也是全优的,她每天早上都有晨跑的习惯,体力自然没话说,而且她特别聪明反应也特别快,羽毛

  • 逃离地球之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夜幕垂临,淡淡的月华洒落,给整个青竹园披上了一层浅浅的薄纱,四周静谧无比,宛如人间仙境。【3G书城】楚轩盘膝静坐在房间中,周围被一层结界所笼罩,隔绝了此间与外面的所有声音与波动……身上,金色与黑色两种光芒,好似有意识般的相互旋绕,时而融合时而分散,却是好似仙魔同体一样,让此刻的楚轩展现出的气质更是千

  • 后来我母仪天下在线阅读第10章

    清晨,藏功阁的老者依旧躺在门口的躺椅上,闭着眼睛,似乎正在熟睡当中。一缕晨曦照入底层的大殿,小皮鲁正趴在大殿内,眼睛盯着那个泛着紫光的石柱,期待着雷朔能尽快出来。雷龙盘膝在地面上打坐,他也不知道雷朔能否成功,就怕这孩子像他一样得倔强,不肯服输,在石室内一直待下去,直到一个月后时间到了才被雷曼硬拉了出

  • 若曦&十四同人文步步惊心之若曦重生第三章

    小区不远处是一片年代久远的菜市场,菜市场对面是水果市场。黄昏时,家家户户亮灯,炊烟起。下班回家的男人女人,开着四轮的宝马,抑或是蹬着两轮的脚踏车,更多的,是带着遮阳帽横冲直撞的小电瓶。他们到了这儿,无一例外选择下车,行色匆匆地进菜场。听过那么一句话:人间烟火,最抚凡人心。我觉得,言之有理。尤其在冬季

  • 大士族之李正从军(5)

    次日一早,李正便与母亲说自己想出去闯一闯。卢娘心里虽然放心不下年少的李正,但是总不能把他留在这小山村中过一辈子。又嘱咐再三,江湖险恶,人心难测,遇事需三思而行等这些李正已经记不清是第几遍的话。卢娘给李正打点行装包袱等自不在话下。李正想继续研习剑谱中的奥妙之处,便把刘文通赠的剑谱放到包袱中,万仞剑插在

  • [综影视]剧情未进行时老师

    “那个,你说的修炼是什么,修仙飞升吗?”李烨虽然不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也不知道星研社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但是能够拥有如此高质量的变形金属的组织一定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更何况自己现在正身处于未知的对方的地盘,自己还是不要想着反抗,乖乖听话为好。“差不多吧,就这样。”那个甜美的孩童女声依旧淡淡的回到

  • 大预言家无惨在线阅读临时团队初聚

    看着巨大的餐厅,许鸿第一次被震撼到,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餐厅,而是一个漂泊在地球之外的巨大卫星。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个餐厅没有天花板,没有墙壁,没有地板,放眼望去,脚底下的不远处是一个巨大的地球,走进餐厅好似漫步在太空中,这样的景象不要说许鸿,就连一旁的韩奕也有些吃惊。许鸿尝试着伸出脚踩在与通道相

  • 豪门天价小娇妻之暴怒(10)

    第二天,李安脚踏莲花法座到了何洪波洞府前。“何洪波?”李安一声喊,门口的禁制立马消失了。过了会,何洪波急急忙忙的从洞府跑出来。李安皱眉道。“怎么这么久?”何洪波老脸挂满笑意。“在装饰洞府,少爷,这一次改了,你要不要进去看看?”李安上上下下打量何洪波一眼,感觉看起来还是蛮正经啊。怎么就是个断袖呢?李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