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列表
都市言情
  • 李远山闻言心中大惊,脸上满是紧张,惊道“我与秦姑娘在黄石镇分开之后,便来了锦州,怎么,秦姑娘竟然不见了?”黄姗姗忿然道“定是你这个恶人,看我秦师姐长得美丽,起了歹心,害了秦师姐”说罢,竟兀自觉得自己说的完全在理,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李远山见这个小妹妹哭得伤心,顿时手足无措,急忙出声“姑娘,你。
  • 徐迟话音落下,四下安静了几秒。林嘉让看着他认真的模样,眉梢轻扬,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们号称百花从中走,片叶不沾身的迟哥,这算是栽在我们班长手里了?”他手搭到徐迟肩膀上,有些幸灾乐祸,“这要是给我们学校女生知道,那眼泪可不得把平城都给淹咯。”闻言,徐迟眉头轻蹙,侧头拨开他的手,略带警告:“你别乱搞事
  • “去,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话落,这该死的老头就将我从寺庙大门推了出来,还随手就甩了一个包裹。我险些跌倒了,踉跄的站稳在寺庙楼梯下回头望去,只见包裹随着滚下来,大门砰地一声给关上了。我满脸的懵比看着大门,还没等开口问啥子情况就听到:“家里香火油钱养不了你,你要是不赚钱香油钱就不要回来了。”这话让身为
  • 3个三,2个四,3个五,2个6,3个七,2个八,2个九。这牌绝了,绝对的无敌了,没有一个大牌,不能一次出完,就等着别人疯狂轰炸吧。基本是最小的牌都聚在自己的手中,完美,根本无解,就算是队友想救也悬。“实力验证!叶晨,你这牌真绝了!”梁申宇笑着拍着叶晨的肩膀笑着说道。“慈善*王,果然名不虚传!我要拍照
  • “呼——!看来多挣点钱也是当务之急啊!”卫麟站在电梯里长长的叹息着,他无法想象一个星期的肉食也就够做一盘的青椒肉丝,这样的生活,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毫无疑问,之前的卫麟和天依的生活并不算好,即使他们的房子在卫麟看来非常的高科技。“一定要让天依过上最好的生活!”卫麟的心中下定了决心,正好电梯也到了
  • 三月底的时候,粉色的暖风就已经吹到了爱花的家乡。春日里的风就像是带着魔力一样,被她抚过的樱花就像是一夜之间就开放了,绚烂的堆了满枝。小小的女孩踮着脚趴在窗户前,惊叹地看着窗外那颗已经很老很老的樱树,那些粉嫩的秀丽的花朵映进她灰色的眼睛里,于是就如同落入了灰色的湖泊,让湖水都染上了粉。肚子饿了,今天有
  • 楚月岚一行两人,很快就冲出镇子,直奔西南方而去。和楚月岚同行的那人,名叫坎固,乃楚月岚同族人,自小家中宠溺,稍有些本事,却只知道飞扬跋扈,凌弱霸小。因喜欢楚月岚,才甘于鞍前马后供她驱策。坎固乃望族之后,仗家中势力,从未有人动过他一个小指头。此次随楚月岚出来,原本为了可以与佳人同行,游山玩水而欣喜,没
  • 头痛,暗无天日,无比痛苦......其实都不知道到底是头痛还是哪儿痛,反正是痛不欲生.......浑浑噩噩,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痛醒了。“啪啪啪”几声,身上火辣辣地刺痛,这是又挨鞭子了?怎么是又呢?身上几乎挨不过去的痛楚清清楚楚地,头脑略有些明白。只知道又在挨鞭子,其余的还是糊涂着呢......“
  • 怡人国际集团是孔氏家族的产业,涵盖金融、房地产、时尚等等,乃江海市大集团之一。怡人国际集团的办公总部怡人大厦有几十层高,装修得时尚而不失大气。此时怡人大厦中的总裁办公室,作为怡人国际集团的总裁孔梦怡手里拿着电话,晶莹靓丽的脸蛋满是愤怒,对着电话吼道:“爸,我说过我不嫁,我不去见他,你要去你就去!”说
  • “叶衡?叶衡!你怎么了?”医院就在眼前,就这么几步的距离,苏酥没想到叶衡又晕了。好在医院里便涌了一群人过来,及时把叶衡接走了。这医院在杭城小有名气,是杭城的高端私人医院。为什么听着有点熟悉?没错,这正是苏酥上午去的那家杭亚医院。这么说来,苏酥也算是老顾客了。她停好车的时候,院长和助理小姐姐都到门口来
  • 大姐儿将将五个多月,正是吃了睡睡了吃的年纪,不想被贾琏抱在怀里之后却活泼爱笑起来。这小人专挑了贾琏和王熙凤的优点长,整个粉团子一般惹人爱,把贾琏内心里深藏的慈心都勾了出来,爱惜非常,不禁为她看起相来。替婴孩看相要听其啼哭之声,于是贾琏拧了她小屁屁一下,大姐儿吃疼柔声细气的哭了起来,起初还有些许嘹亮渐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一凌就麻烦你了。”简允丞对秦川说。“我应该的。”“那今天就开始吧,这一个礼拜你会辛苦一点。”“好。”辛苦不是问题,每天都要补习也就意味着他每天都能拿到丰厚的报酬。而简允丞也答应了他日结他的补课费用。这正好可以解决他母亲住院的医药费问题。说得不厚道一点,简一凌的这次请假对秦川来说是及
  • 李星辰打完电话之后就去上班去了,李星辰现在已经准备出山了,那么他也不用在隐藏自己了!李星辰的心中还是有点开心和悲伤了,开心的是不用在隐藏自己了,李星辰以前觉得谁谁便便一个人都可以欺负他,李星辰感觉到自己以前很无能,但是现在,如果有人敢来惹他,李星辰绝对不会对他客气的!李星辰现在已经有了牵挂,那就是南
  • 我是申公豹。年幼时我便是一窝兄弟里最弱的那只,母亲也不亲近我,她觉得我迟早要死去。就连我自己也这么觉得。那时候懵懵懂懂,没力气与兄弟争抢,奶/水也是他们吃剩下的,我饿急了甚至会自己爬出去随便嚼用两口草木,能活到长大也是天幸。长成了母亲就打发我们自行捕猎,也是那时我得到了我的机缘。不过是颗天长的灵芝,
  • 在正前方,那道修长的身影,正是十三祖巫骆渊,他已经化形成功。只不过在功德金光中,他完全的消化了‘化形果’的能量,从而改变了原来的模样,成为了人形。化形果,不仅让骆渊的巫族祖巫气息尽皆隐藏起来,还让他的修为,节节攀升。如今,更是仙之六境的最后一个境界,九天玄仙!“本祖骆渊,汝又是何人!”骆渊往前一步,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