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悔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倾橙薄荷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宫外回来后我一直睡不安稳,因为我一直想弄清楚原主的一切,可是我旁敲侧击的问了好几个人都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现在的我连睡觉都在想我还可以问谁才能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又不会让别人对我的行为起疑。春暖和花开端着早膳进来的时候,我正坐在桌边唉声叹气,花开看我这样以为我饿了,忙把丰盛的早膳摆在了我面前,我看了一眼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可是竟一点胃口也没有,这对于一个吃货来说太不可思议了,我对花开说:“都端下去吧,我不想吃。”花开显然被我的反常给吓到了,忙说:“郡主,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太医来给您看看。”我有些不耐烦的说:“我没事,不用了。”刚说完我突然想起了,上次那个叫韩玉锦的太医,一看就是知道很多原主的事,我怎么把他给忘了。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对花开说:“快去太医院把韩玉锦太医给我请过来。”花开有些没反应过来,傻傻的看着我,还是春暖反应快说:“郡主您先用早膳吧,奴婢这就去太医院,郡主放心。”我对她点点头,春暖又对花开叮嘱了几句就走了。我也没心思吃饭,就拿着筷子东戳戳西戳戳的,花开也不敢再说什么,可能是怕我生气,室内非常的安静仿佛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花开也看出了我的情绪,频频往门口望去。终于春暖回来了,可是我望了半天也没看见韩玉锦,春暖知道我着急忙解释说:“郡主,奴婢把太医院都找遍了也没看见韩太医,后来问了其他太医才知道韩太医家中有事好些日子没去太医院了,后来我问他家的地址却没人知道,所以奴婢实在想不出还能怎么办就自己回来了,还请郡主责罚。”我知道春暖已经尽力了,怎么还能责罚她呢?于是我挥挥手说:“算了。”可是我的心却更乱了,为什么韩玉锦在这个时候不见了?好像有什么人不想让我知道真相一样。我站起身向内室走去,进了内室就往床上一躺,现在的我什么也不想干也不想想,我强迫自己睡觉和自己说睡醒了就会有办法的。春暖和花开知道我心情不好,所以也不敢说什么,默默地退了出去将外间的门轻轻地关上。

自从找不到韩玉锦后,我就再也没能想出我还能问谁关于原主的事,加之我现在的生活要什么有什么实在没必要非得为了知道原主的事而折腾自己,所以我本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态度,也就不再纠结了。春暖和花开看我心情有所好转怕我整天闷在屋子里还会胡思乱想就建议我去御花园走走,本来天气这么冷我是不想出去的,可是看春暖和花开那担忧的眼神我最后还是决定去御花园转转好让她们放心。因是正午所以外面也不是很冷,到了御花园看着那满园的梅花,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费玉清的那首一剪梅,于是我小声的哼唱着:“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伊人飘香,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此情长留心间。”突然一个男声有些愤怒的响起:“你就那么爱他,即使他那样伤你,那样利用你,你如今还是无怨无悔,心儿你怎么可以这样的痴傻?”我看向声音的主人——常西海,我看了看四周不见春暖和花开,我心想这两个小丫头跑哪去了,对我这个主子也太不负责任了。常西海看我不理他,更气愤了,他上前抓住我的肩膀说:“心儿,你说我到底应该拿你怎么办?你说你到底要怎么才能不一次次让他伤了你?你回答我?”看来我随口唱的歌让他误会了,但这也太激动了吧,这还是平时里温文尔雅的常西海吗?不过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决定先安抚一下他的情绪,于是我说:“我就是看见梅花随便哼唱的,你想多啦,你先放开我,你弄疼我啦。”常西海有些不信的看着我,不过最后还是放开了我,看来他对原主用情很深啊!他放开我后,我往后退了两步,以免他一激动伤了我。他也看出了我对他的防备,于是他有些自嘲的笑着说:“心儿,你不用怕我更不用防着我,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我怎么觉得这话这么耳熟啊,哦对了前不久皇上也是这么和我说的,不愧是皇上的大舅哥说的话都一样。接着他又说:“心儿,你不要再被杜威的甜言蜜语给迷惑了,上次我就和你说了他是骗你的,他就是想利用你偷欧阳嫣的密令,当时你不信,你帮他偷到了密令又如何呢,他宁愿受罚也不娶你,而你也失去了欧阳嫣的信任,其实欧阳嫣也不是什么好人,夺走了你的一切还假装好人,真是无耻到了极点。”我眼睛睁得大大的,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怎么就没想到找常西海问问原主的事呢?好,你就尽情的抒发你知道的一切吧,不要停,我恨不得抱住他大声的对他说:“谢谢啊,大哥,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好在我还有一丝的理智要不然误会就大了。常西海看我不说话就是静静的一脸激动的看着他,他叹了口气接着说:“心儿,你就是太善良了,当年我就告诉过你,杜威的计划,欧阳嫣的算计,可是你不听,可最后又是什么结果呢?杜威还不是抛弃了你,欧阳嫣还不是要致你于死地,要不是皇上提前动手逼着欧阳嫣喝了毒酒,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今天。现在杜威又回过头请旨娶你,你就不觉得奇怪,我虽不知为什么那个大漠族的族长也要娶你,不过十有八九和杜威一样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现在皇上对你好也是因为知道了你的身世,真正对你好的只有我,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他那样深情地看着我,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了,有时候被一个你不爱的人爱着也是很痛苦的,我现在无暇顾及他与原主的爱恨情仇,因为我被他话中的内容震惊了,这原主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又有何种隐秘的身份?所以我问他:“关于我的身世你知道多少?”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说:“心儿,也许你不记得了,其实我们很早就认识了,我记得那时候你才四五岁的样子,我随我父亲出使楼兰族,你当时穿着粉色的裙子站在族长的身旁甜甜的对我笑,当时我就想这个女孩真漂亮,比我那个人人夸奖的妹妹还漂亮,后来你主动和我说话带我到楼兰的各个风景美丽的地方去玩,再后来我每年都会求父亲带我来楼兰族,慢慢的我发现我越来越不想与你分开了,我就想等你长大我一定要娶你,可是还没有等到你长大,楼兰族和大铭就开战了,我当时想跑去楼兰找你却被父亲关了起来,等我被父亲放出来时,楼兰族已经战败投降,之后我听说楼兰族长唯一的女儿要嫁给现在的皇上,我疯了一样跑去承天门,才发现你静静地站在新娘子的身边,我打听后才知道你是新娘子的陪嫁丫鬟——原楼兰族长的义女,我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你才是楼兰族长唯一的女儿,为什么你却变成了义女?后来在我的调查下终于让我知道了欧阳嫣的阴谋,欧阳嫣其实才是楼兰族长收养的孩子,她在你父亲战死后对调了你俩的身份,本来这件事不会那样容易成功,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凑巧你当时受伤失忆,而知道你身份的人不是战死在战场就是被欧阳嫣给秘密处决了,但是欧阳嫣没有想到的是你不仅是楼兰族未来的族长你还是最神秘的凤族一直在寻找的族长,这些也是我后来才查出来的。据说你母亲只想你快乐的成长不想你肩上有这么多的重担所以隐瞒了你的存在,想必你父亲收养与你长得有几分相似的欧阳嫣也是想让她能在你遇难的时候顶替你,但是凤族的族长都是天定的,而守护族长的魅影是可以通过族长的血找到凤族真正族长的。欧阳嫣冒充你的身份本来对你并没有起杀心,因为她知道就算你恢复记忆,也不会把她怎么样的,所以她对你还算不错,如果你没有帮杜威的话,而魅影没有通过你的血知道欧阳嫣骗了他们的话,说不定她也不会对你动杀心,我和你说了这么多你应该知道为什么现在皇上、杜威和大漠族族长都争着对你好了吧?以你的身份谁得到了你就得到了楼兰和凤族两个部族的支持,其实我怀疑连晴空都知道你的身份才会那样依赖你,我总觉得像欧阳嫣那样的人不会不给自己的儿子留些什么就安静的死去,心儿,不管你能不能接受我,我只想你明白人心险恶,别那么相信你身边的人。”我完全呆住了,这也太复杂了,原来原主是一个这么复杂的人,我有些接受不了,古代太复杂我要回现代。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我现在岂不是四面楚歌,所有人都想借助我的身份为自己谋利,可是无论我选择与不选择我的结局都不会太好,因为这些人都太可怕了,演技都是奥斯卡级别的,所以我必须离开这里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常西海看我迟迟不说话,眼神还有些呆滞,以为我是因为不相信他说的话,所以他说:“心儿,你如果不相信我说的你大可以去查,不过我劝你在弄清楚之前,不要轻易的做决定,也不要相信任何人,保护好自己,我不能在这里久留,如果你有事可以派人去我府上找我,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吧。”他走之前放在我手里一块令牌,令牌上写着海字,应该是用来代表他身份的,看来他想的还挺周到。但我现在真的不敢相信任何人了,所以我只是默默的看他走远,没有和他再说一句话,我怕这只是另一种骗我的手段。我收起令牌也不想去找春暖和花开了,独自一个人往嫣然宫走,今天的信息量有点大,我需要好好消化一下。我走到嫣然宫宫门前看着嫣然宫这三个大字,我突然有些茫然,从我穿越过来听到的都是先皇后对我有多好多好,为了我不惜惹怒皇上,晴空更是视我为亲人,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却是算计我最深的人,晴空在我眼里还是个孩子,我真不敢相信他有如此的心机。我正望着牌匾出神时,晴空站在了我的身边看着我笑问:“姑姑,这是在看什么?”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稳了稳心神说:“没看什么就是觉得牌匾上的字写得很好看。”晴空偏头看了看牌匾说:“这字是当年父皇亲自题的,那时候父皇应该是爱母妃的吧?”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如果我没听过常西海的那番话,也许我会抱抱他安慰他,可是现在我一秒钟都不想看到他,所以我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说:“晴空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了。”我没等他回话,快步就往我的住所走去。回了屋进了内室我就往床上一躺,闭着眼思考,我也不知道我要思考什么就是想逼自己想些什么,所以当春暖和花开推开内室的门叫我的时候我是知道的,可我就是不想说话,也不想追问她们去了哪里,毕竟她们说的也不一定是真话,何必多此一问呢?突然我想到了魅影,如果说魅影是为了守护我而存在的话,那我现在可以依赖信任的就只有魅影了。想到这里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浮现在我的眼前,我记得她说她是我的贴身魅影,我对着空气小声的喊:“魅影的右护法你在不在?”我刚喊完那个白衣女子就出现了,她单膝跪地说:“主子,您有何吩咐?”我本来就是想试试没想到真的就出来了,我有些惊奇的问:“你是从哪出来的?”白衣女子显然觉得我的问题很无聊,但还是回答道:“回主子的话,魅影首先要学的就是隐藏,只有考核成绩最优秀的人才能被派到主子身边,保护主子。”我点了点头,我算是听明白了这是在变相的夸她自己优秀啊!我看她还跪在地上于是说:“你先起来吧,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但我听到的必须是真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她向我行礼说:“谢主子,魅影绝不会对主子撒谎,这是魅影的铁律。”说完她站了起来,我指了指床边的凳子,示意她坐下,她依我的意思坐下,并不是我怕她站着累,一个练武的人站这么会儿应该不算什么,主要是我仰着头与她说话我会很累,所以才让她坐下。我看着她说:“你们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的?”她显然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也是天天像影子一样跟着我,肯定知道我和常西海今天都说了些什么,她看着我的眼睛说:“回主子的话,当年左护法本就不信欧阳嫣的话,后又因欧阳嫣迟迟不给左护法她的血用以确定她的身份,所以左护法就开始私下调查,不想有一天主子割破了手也许是天意您的血正好落在了左护法在嫣然宫掉落的玉佩上,而左护法又恰巧回去找玉佩,左护法的玉佩就是能确定魅影主子的试炼石,当看到您的血让试炼石有了反应左护法才确定欧阳嫣是冒充的,之所以能冒充您就是因为您失忆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左护法很生气,可又怕欧阳嫣会对您不利,所以没有马上发难,而是让属下们先暗中保护您,静观其变。但是欧阳嫣还是对您起了杀心,不过最后她没有成功,反而中了左护法的陷阱,被皇上给秘密处死了,后来的事您应该都知道了。”我点了点头继续问:“那晴空对于这事知道多少?”她想了想说:“据属下所知应该都知道,本来皇甫晴空在欧阳嫣死后也想对您动手的,但都被属下们在暗中化解了,上一次您之所以受了那么重的伤,虽然是常西梅下的手,但要不是皇甫晴空用计将您贴身的魅影引走杀害,以魅影对您的保护绝不可能让您受那么重的伤,为了避免再发生类似的事,左护法才让属下做了您的贴身魅影,对您寸步不离,以防再中别人的圈套。”我虽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难免会心痛,我那样护着的孩子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样的心机我还在人家面前班门弄斧,真是可笑。我定了定神说:“最后一个问题,我如果想离开这里,你们有几成的把握?”她有些为难的说:“回主子的话,按如今这形势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您是不可能的,但要是硬碰硬的话魅影也就有三成的把握。”我知道自从那三个人一起当众求娶我后,一定有很多人在暗处盯着我,现在确实不是逃走的最佳时机,但我真的待不下去了,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再等等吧。这时外面有了动静,我还没看向她,她对我轻声说了句:“主子,我叫花形,以后您一叫花形我就会出现的。”说完她就不见了。她刚消失春暖就推门进来了,春暖见我醒着坐在床边,先是一愣可能是没想到我醒着,不过她马上就回过神来对我笑着说:“郡主,您醒了,您饿不饿晚膳还温着呢,要不要给您端过来?”我看着她不说话,我在想她与花开是不是也有很多的事瞒着我,是不是也是有心人安排在我身边的人,现在的我真的不敢相信谁了,我原本以为我能看透一个人的本质是好是坏,可到头来我看到的全是他们愿意让我看到的,我现在倍受打击。春暖被我看的有些心虚的说:“郡主,我和花开怕您冷回来给您取暖炉,我们再回去没在御花园找到您...”她的这个解释明显的漏洞百出,既然她不想说实话,我觉得我不想再听更多的谎话了,所以出声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好了,我知道了。我没什么胃口,晚膳就不吃了,你下去吧,我累了。”说完我就又躺回了床上,春暖依言便退了出去。等她关好门走远了,我又坐了起来,我得好好的筹划一下怎么才能创造一个逃出去的机会。已经知道一切的我真的没法再装得若无其事的和晴空他们相处了,我现在一想到他们曾经和我说的那些让我感动和欣喜的话,我就觉得毛骨悚然。我还记得皇上说会像先皇后一样待我,他是想让我像在欧阳嫣身边时一样做他手中一枚听话的棋子,想他那时候应该就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才会对我那样好,才会给我如今的身份地位,只是为将来做的铺垫,我当时还傻傻的以为天上掉馅饼了,还高兴了好些天呢。还有晴空我那样的为他着想,把我从现代看到的知道的争夺皇位需要的条件都告诉了他,但原来我不过是人家争夺皇位的棋子而已。看来从古到今人心都是最难猜的,我曾经以为我从现代学的那些知识文化和我服务业多年的工作经验,对我在古代生活游刃有余了,不过现在看来我还差得远呢!

延伸阅读

穿越之时空行走者之言启的天刀残卷  http://www.zhiday.cn/gfs7.shtml
徐言启不知道他是如何从这潭底出来的,只觉得像是被什么东西所感召,顺着这种感召,居然出

罪我春秋 [参赛作品]我季海不是废物  http://www.zhiday.cn/gc5q.shtml
季海还没有彻底融合记忆水晶。不过他心神一动之下就出了混沌球,出现在原先父母的房间里,

女主她有锦鲤运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iday.cn/x3tv.shtml
荣若没敢回头去看那团黑影,能把他羡慕的开光境修者一下撞飞,那种东西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去

我,内家拳高手!困顿 Chapter 2  http://www.zhiday.cn/ptrq.shtml
爱丁堡。除了伦敦之外全英第二大旅游城市,苏格兰的首府,北方雅典,苏格兰的威士忌中心。

一击999级之迹部景吾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iday.cn/aobk.shtml
不一会儿,李威点的酒菜就上来了,一起来的还有刘二,刘二走到李威桌子边站住。激动地看着

主驱魔之曙光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zhiday.cn/ap2t.shtml
我是从64级开始做剧情任务海寂的,这个任务很长,一直做到67级还没做完。在最后一关龙

我是殿下的颜粉在线阅读见到了父亲  http://www.zhiday.cn/gtnj.shtml
“嘉梦楠快起床,再不起床你的世界就要亡了,……”手机铃声一直重复的这一句话把我从睡梦

不落皇旗之第六章(6)  http://www.zhiday.cn/sijz.shtml
随着笛韵的起伏那些文字蜿蜒攀升,“捂住耳朵!”显然这些异象都与那个女子有关。突然一阵

等不到的终点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iday.cn/a6xt.shtml
我一过去,她就问我,“楚生,老师想和你聊聊,可以吗?”我一听高兴坏了,英语老师想要和

刹那花开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zhiday.cn/n6we.shtml
“不要脸!你才拎B入住,你全家都拎B入住!”反应过来之后,徐丹猛的一拍桌子,怒声喝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英】虚拟恋人第五章

    (五)霜冻乃是生灵大敌,少有雪松竹柏此类植物或棕熊等有着浑厚皮毛的动物能够依靠得天独厚的优势可在冰天雪地里生存,但银杏并非这些得天独厚分类里的归属,虽如今看起来它能够在雪地里行动自如,但遇上真正的风雪神力,它还是无力抵挡。凌岚没有下杀手的打算,只是想要救下那小玄主,其次活捉这树妖盘问一番。于是霜乱出

  • [海贼王]世界在线阅读第2章

    程涛,沪都人,26岁,为人正直开朗,有担当。喜欢打篮球,擅长跑步,能力和国家二级运动员相当。然而感情方面似乎并不是很顺利,有很多的追求者,但是却心心念念着还在E9国读书的前任女友。虽然深知自己和她不可能,但是他却始终相信,再相见的那一天一定能够在她的面前昂首挺胸!“涛哥,你一个人少喝点,这马上要下雨

  • 知否之有女名娇在线阅读第四章

    “许小姐赋诗一首。”一个小厮站上了高台朗声念道。“中秋月圆夜,思念为收留。独赏明月夜,满纸相思愁。”那位许小姐洋洋得意的站在那里,其他人似乎也都认为这是一手好诗。然而,良久不见有人出来,这许小姐轻叹一口气,坐了下来。随着第一首诗奉上,很快就有第二首、第三首,那小厮接二连三的在高台上念了起来。宋云闲来

  • 我靠种田风靡全国之一个个的心机女表【求收藏、鲜花、评分】

    “她谁啊?”张漾皱眉,很不悦地问道。“哥,别管她!”张子沣怒视着对方,“她叫马蓉蓉,我们班的英语课代表,女表子一个。”她的话音刚落,又有一道来者不善的男声,从教室里传出,“你这姑娘,怎么说话的?没素质!”话语间,一个穿着白衬衫,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阴沉着脸,走出教室,“这里是学校,是学习的地方,

  • 钻石传第十章在线阅读

    方天直接充值了一百,这样在包厢里面都可以玩十个小时,以前都没怎么在这么贵的地方玩,方天今天打算好好玩,玩起来许久不玩的回合制**。包厢里面有个小伙子也是玩的**,玩的很入迷,是现在最流行的5vs5的对战**。到肩膀的长头发,没怎么洗干净的脸,没有什么精神看上去,这是玩了多久没有回家了。这人怎么这么懒

  • 抗战之民兵传奇在线阅读叫“黑面煞神”的教导主任

    “五万!”走在前往学校的路上,林北不由得心生感叹。对他的家庭来说,五万是一笔相当不小的巨款了!林北到校的时候已经接近六点钟了,走到教学楼门口,一道靓丽的身影映入了他眼中。长发披肩,简单的校服却透出一股清新脱俗,个子不高,但很匀称,在清晨的校园里,宛如一道风景线,吸引着周遭学生的目光。那就是苏语嫣。只

  • 鬓云松在线阅读第8节

    “还能动吗?”那个士兵朝着叶明远喊到。可是,即使声音是在叶明远的耳边发出,叶明远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只有呼吸的声音,还在证明着叶明远没有死去。“你可别死啊。”那个士兵心里祈祷着,看了看叶明远,又看了看周围。这周围,战争过后的痕迹依然很明显,随着战斗,叶明远的那个木屋也完全被损毁了。摧毁木屋的火焰此刻

  • 我的超级女团之呵呵,坑爹吗?

    李白,男,普通宅男一名,典型社会剩男,注定孤独一生的极品大屌丝,就连儿时善良的优点也被社会的残酷掩盖了。本来就普通的他,在稍大后遭遇了父母双亡的悲剧,不得不踏入社会自食其力。但充其量就是比普通人冷静聪明一些的李白同学,并不能如同什么真命天子一样混的风生水起,现在也属于那种扔到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到的存在

  • 洪荒之最强大道圣人在线阅读第1节

    “绑定宿主,绑定成功。恭喜宿主获得‘为国术正名系统’该系统致力于发扬推广国术,让全世界知道,什么才是最厉害的格斗术。”宿主姓名:楚涵名望值:0国术:咏春【熟练度30%】任务: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请宿主尽快在一周内获得100点名望值。望着面前蓝色的字母,楚涵终于相信,自己确实绑定了一个系统,而这个系统

  • 开局假冒高富帅在线阅读第八节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一月过后,药堂生意越来越火,尤其是南宫紫月做出来的丹药,不仅有补身的,还有能治各种病的!当然,目前来光顾的都是一些平民百姓,至于那些位高权重或者富商巨贾一类的,依旧处于观望之中,大多数根本不愿踏足这御赐的神医堂,毕竟,与南宫一族挂上勾绝对没有好事!看以前那些大臣的结局就知道。龙卫